源潭振义网 >> 电台 > 揭邪教“门徒会”:驱鬼治病致人死非法敛财千万

揭邪教“门徒会”:驱鬼治病致人死非法敛财千万

时间:2019-07-11 来源:源潭振义网 浏览:348次

作为“门徒会”邪教组织的骨干,今年52岁的陈某因长期从事该邪教活动分别于1990年、1998年被依法打处,其先后在该邪教组织内担任广西分会执事、长沙分会执事、长江大会执事等重要职务。

“给别人家庭,也给自己家庭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我愿意补偿”,只有小学文化的姚湘枝前几年一直在外打工,长年劳作身体患有一些慢性病,回家后信教不再参加劳动的她,把身体病症有缓解归因于“信教祷告的结果”,并到处宣讲信教祷告可以治病。

两名抢劫者并没有因为小易大喊救命而停手,甚至在小易倒在地上之后,他们还一直不停的踢小易的身体。当时小易的眼镜已经被打碎,并掉到了地上。两名抢劫者殴打了一会小易,稍微暂停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小易趁此机会,站了起来,拿着背包进行逃跑。

“别看我们三合镇只有3个村,却有十几个这样的烈士碑。”三合镇党委副书记曹树宽告诉记者。

“都是让这个邪教害的!”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记者见到了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致人死亡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的姚湘枝。年仅35岁的她,谈起去年6月发生的那起祷告驱鬼治病惨剧,后悔不已。

该组织聚敛的巨额钱财从不存入银行,而是采用骨干人员现金保管的形式,逐级管账。例如陈某手上保管530万元、张某保管460万元、骨干人员石某保管180万元。

谈起未来的工作发展,她双眼发亮,语气有些兴奋,“我希望在这里能再做一些事,我们团队之前拍摄了一部网剧,优酷播放量至今两三千万吧,不算太好,想再做点更大的。”

禁食禁水长达一周

30岁的刘继虎在社区经营着一家养猪场,大学所学专业是畜牧兽医。

冒用基督教的宗教名义,现实中以“祷告驱鬼”传播伪科学;违背正常规律,捆绑他人禁食禁水祷告治病致人死亡。近年来,“门徒会”为了拉拢信徒,实行“复兴计划”,鼓励信徒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钱”。同时,“门徒会”还把部分钱财用于资助少数信徒开办超市等经济实体,以达到“以商养教”目的。短短几年时间,该组织涉嫌非法聚敛几千万元的邪教活动资金。目前,公安机关查明了“门徒会”内部一系列违法犯罪事实。近日,记者深入湖北省监利县、十堰市郧西县等案发地采访,“门徒会”掩藏在“仁爱”背后的面目,也得以暴露在世人面前。

大连航空工作人员提醒,乘客在乘坐飞机时要全程系好安全带,包括在飞机落地滑行时。工作人员解释说,飞机在着陆后滑行时速仍然很高,其间有可能遇到紧急情况,例如紧急避让、刹车等;此外,有的乘客在飞机滑行过程中解开安全带后,会打开行李舱取行李,如果飞机产生颠簸,有可能造成行李滑落砸伤乘客的情况。“建议乘客在安全带指示灯熄灭后再解开安全带,然后有序离开。”

谈起创作《满乡风情》长卷的初衷,张东阁说,作为一位满族画家,把满族民俗文化提纯、还原,以绘画的形式把历史记录下来是一种责任。

在徐某病危期间,一心“见证”祷告求神可以驱鬼治病的众多“门徒会”教徒们,不仅不将其送医院救治,反而用胶布、布带将徐某的双手捆住,直到病人死亡。甚至当病人死亡后,众人仍坚持祷告“死而复生”,直至被公安机关抓获。

过去两年是雄安打基础、筑根基之年。静中有动,今天我们就通过20组对比图带你看雄安两周年之变。

经查,廖其刚违反政治纪律,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赃款赃物,掩盖违纪违法事实;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安排的宴请和旅游,在操办婚丧事宜中借机敛财;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茅台酒等礼品、礼金,以及搞权色交易;违反生活纪律,与女下属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利用职务便利帮助他人谋取利益,伙同他人或单独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6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兼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局局长吴宏耀介绍乡村治理工作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新华社记者陈晔华摄

中美贸易摩擦已经持续一年多的时间,不少企业已经意识到只有发展自己,才能应对挑战。湖北宜昌的这家科技公司是一家生产高端扣式锂电池的企业,产品主要应用于电脑、物联网、智能交通、智能医疗等领域。

根据监利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作为门徒会“白马教会”负责人的姚湘枝,在去年2月初接到上级分会点负责人翟新勇的通知,寻找“见证”(即寻找有病的人,通过信教、祷告求神驱魔把病治好的例子),便于开“新工”(即发展新的信徒)。姚湘枝推荐了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信徒徐某,也就是后来祷告治病惨剧的被害者。

北京商报讯(记者李铎肖鹏)自央视曝光外卖平台黑幕后,饿了么迅速将用户订单数据清空、问题商家死灰复燃……3月17日本报独家报道了《饿了么蹊跷清空用户订餐数据》。昨日,饿了么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清空用户数据是出于减轻服务器压力的考虑,过往订单仅在前端无法显示,后台数据库仍有保存。”同时,在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立下军令状后,饿了么昨日也终于拿出了整改方案,开通24小时举报热线、百人团队线下排查以及惩罚从严。

“祷告驱鬼”治病致人死亡“以商养教”非法敛财数千万

北京开始治理臭氧污染了吗?据了解,氮氧化物、挥发性有机物是臭氧的前体物,均已被列入北京的排放源清单中。这两种污染物大量产生于机动车尾气排放,因此北京通过提高燃油标准、控制机动车保有量等方式,也有利于防治臭氧污染。

亚洲举重锦标赛是亚洲最高级别的赛事,本届赛事同时也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资格赛,属于奥运会A类积分赛事。本届赛事共有来自中国、日本、韩国、印度、伊朗、朝鲜等29个国家和地区的467人报名参加,其中参赛运动员为278人,创下了历届亚洲举重锦标赛之最。

据办案民警介绍,去年6月14日8时许,翟新勇、姚湘枝两人来到徐某家二楼客厅,为徐某祷告求神驱鬼治病。在此过程中,翟新勇以对神尊重为由不让徐某吃药治疗。

不过,杨勇话锋一转,“在同等条件下,我肯定还是希望更健康或者更不容易患病的外卖骑手送外卖。而且乙肝病毒携带者发展成为病毒性肝炎的可能性还是挺大的,如果用人单位没有定期组织体检,我也很难确定外卖骑手的身体是健康的”。

其实略有点常识的人都不难明白,国家对于森林资源的保护不只是这两年的事。把几千亩森林砍掉,盖上私家园林,这事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可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但有些人总是有办法,和秦岭别墅一样,前些年很多地方都有人打着旅游开发的名义,占据上风上水的好地方,最后承诺的旅游项目没落地,倒变成了一些人的离宫别院。这个“曹园”也是如此。

“据我了解,现在跨省报销不是一个普遍性的国家政策,只是区域之间的政策,比如长三角或者京津冀一体化之内,各个城市之间是互认互通的。比如北京和天津之间有协议,天津的老人如果在北京跟着子女生活,需要看病时可以到指定的医院就医,报销方式与北京市一样。如果没有这种协议,还是不能异地报销。”伍海霞说。

为了祷告持续不断进行,翟新勇、姚湘枝先后组织安排多名信徒三班倒24小时轮流不间断祷告。根据翟新勇等人的供述,“每班三男三女,每班8小时。每班三个男的,就是为了在祷告期间徐某发病不配合时,起控制作用。”

参与搜索行动的资深户外运动爱好者胡川告诉记者,不少中国游客不太考虑漂流运动的难度,往往在时间压力下选择符合日程的河段进行漂流,从而增加了风险。

办法要求中保信公司向社会公布开展税延养老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及产品名单、业务办理流程、咨询方式等信息;要求保险公司由总公司统一制作管理信息披露材料,并在其官方网站的显著位置,向社会公布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和服务的相关信息。税延养老保险专用信息平台将为参保人出具税延养老保险扣除凭证,参保人可通过信息平台自主查询个人账户内的产品、资金、税前扣除等信息。(记者欧阳洁、曲哲涵)

据办案民警介绍,石某从张某手上“借”40万元在孝感为自己的儿子买了一套房子,说是“借”其实并不归还。此外,陈某“借”给自己的弟弟20万元。据陈某供述,2014年自己母亲去世,他自己偷拿了4万元用于办丧事,之后也没有归还。

记者在监利当地采访时发现,不少文化程度不高的村民最易受到“祷告治病”邪说的蛊惑。然而,“门徒会”编造的种种谎言也被一一拆穿——该组织骨干人员石某腿患有严重风湿,还出过车祸,多年治不好,被抓后他也坦言:“祷告驱鬼治病是虚假骗人的,没有用。”

同时,翟新勇等人认为徐某系“牛魔王精”附体,遂提出不让徐某吃药、进食、喝水,不让徐某休息。以折腾、惩戒徐某身上的“牛魔王精”,让其精疲力竭后离开徐某的身体,从而达到求神驱鬼治病的目的。

近期,湖北省十堰市公安部门先后成功抓获“门徒会”幕后人员华某、主执陈某、配执张某等人,基本查清了该派组织体系、活动方式、骨干人员,有效获取了该邪教组织实施“复兴计划”、“以商养教”、邪教资金流向等内幕性、深层次问题,并依法查缴780万元邪教活动资金。

据陈某供述,近年来,一方面公安部门持续打击,另外其他教派也在拉拢侵蚀该派信徒。为了扩大地盘,陈某等人开始实行“复兴计划”,倡导信徒发家致富,鼓励信徒向神“献爱心”,缴纳“慈惠钱”“慈惠粮”“慈惠民物”。“门徒会”把聚敛的部分钱财用于资助少数信众开办超市等经济实体,以达到“以商养教”目的。

下一步,局党组将继续认真贯彻落实中央、中央纪委和中央巡视办的要求,坚持目标不变、标准不降、力度不减,进一步加强党员领导干部的思想作风建设,巩固并用好整改成果,全面深入推进依法履职监管。

持续祷告三天后,16日下午,翟新勇以徐某家中太吵,不能安心祷告,不利于治病为由,提议将徐某带到白马村万某家中继续祷告。当晚,翟、姚两人把徐某转移。转移到达后,徐某病情发作,为了控制住徐某,同时组织更多教徒为徐某祷告驱鬼,翟新勇、姚湘枝先后通知了近10名信徒前来一起祷告。

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当徐某发病加上没有饮食出现用头撞墙等状况时,翟新勇等人仍然不为所动,坚持认为是“牛魔王精”作怪。多名“门徒会”信徒采用抱脚、拉胳膊、压手腕、捏腰、捆手腕等方式制服徐某。这种不吃不喝实行人身控制的状况,持续了竟然长达7天!

值得一提的是,在对内“打虎”“拍蝇”的同时,安徽对外开展的“天网2018”专项行动,先后从15个国家和地区劝返、缉捕外逃人员35名,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8名。

“善款”挪用为儿子买房

据十堰市郧西县公安局副局长余绍朝介绍,经过审讯了解到,该邪教组织实施“复兴计划”期间推行“亏补赚交”模式。例如,开办超市等经济实体的信徒经商出现亏损情况下,该组织会酌情予以补贴,盈利的按照经营所得以一定数额缴纳“奉献款”。经查,2011年-2014年期间,该邪教组织涉嫌敛财高达4000多万元。

据安徽纪检监察微信公众号消息,6月13日上午,滁州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安徽省委第七巡视组原副组长胡洪涛涉嫌犯受贿罪一案。

根据陈某、张某等人的供述,该组织近年来会拿出一部分聚敛的钱财用于照顾补贴各级骨干人员、家庭贫困的教徒,“这一招也是‘精准扶贫’,不是自己的教徒再穷也不会关照,意在笼络稳定骨干人员及信徒。”

东莞阳光网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源潭振义网 navzl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